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本网站,今天是2021年12月02日
站内搜索
首   页 律师简介 在线咨询 医疗实务 医疗鉴定 医疗赔偿 医疗诉讼 医疗案例 医疗理论 纠纷防范 法律法规 业界动态 律师聘请
 
医疗案例
医疗技术鉴定的重要性及发生医疗纠纷后如何聘请律师
医疗技术鉴定的重要性及聘请律师时如何鉴别真假医学律师
张双诉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刘伟等诉弥勒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闻英等诉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刘颖诉晋宁县妇幼保健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陈某诉广州某大学附属医院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婴儿脑瘫医疗纠纷
病历书写不真实,医院赔偿百万
江西一医生无执照非法行医被判拘役五个月
治疗牙齿起争议 北京一患者起诉医院未获支持
孕妇难产致婴儿脑瘫 一医院因过错被判担责
超声刀美容致脸失衡 一女子起诉理发店索赔
病历材料不齐无法鉴定 医院丢失病历需担责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永平律师
联系电话:13759174148
QQ:1102669857

 
医疗案例

新生儿因错失抢救时机窒息死亡 医院伪造病历被判赔72.5万元
发布时间:2019-07-29    点击:526

贵州省盘县产妇陈龙梅在贵州省人民医院生产的时候,产科的医疗器械准备不足,主任医生未及时到场,新生儿最终因重度窒息死亡,事后,医生伪造病历掩盖真相。日前,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贵州省人民医院构成侵权,赔偿陈龙梅及其爱人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经济损失共计725872元。

  2018年3月2日凌晨1时许,44岁的产妇陈龙梅出现临产征兆,其爱人杨富华将其送至贵州省人民医院待产。凌晨2时57分,产下一名女婴。凌晨3时30分,该女婴因重度窒息而死亡。同年4月8日,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对陈龙梅之女的死因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系羊水吸入致肺扩张不良,导致肺功能严重障碍、机体缺氧,最终因呼吸功能衰竭而死亡。

  陈龙梅、杨富华认为贵州省人民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重大过错、且伪造病历,应对新生儿的死亡负全部责任。

  陈龙梅、杨富华诉称,根据医院的三级值班制度,在值班医生处理不了的情况下应当汇报住院总值班医生,住院总值班医生处理不了的,继续向上汇报主任医生。但事发当天,助产士未及时进行汇报,住院总值班医生一直未到场,一位副主任医生则是在3点17分才到场参与抢救,现场抢救人员因经验不足延误抢救最佳时机致使抢救失败。新生儿所用吸痰管系产房必备的抢救器械,但贵州省人民医院医生在婴儿窒息后手忙脚乱到处找吸痰管,最终导致婴儿因羊水窒息而死亡。

  事后,医务人员又伪造病历,企图掩盖事实真相推卸责任,病历中存在多处造假的情况。上级医师查房记录系伪造,根据现有病历记录的情况,上述这名医生在分娩前进行了查房并作出相关指示,但这位医生实际到场的时间为3点17分,为婴儿出生后的20分钟,这名医生不可能在分娩前查房并作出指示。根据尸检报告,婴儿在出生后哭过,但病历中的分娩记录及新生儿记录均记载无呼吸无哭声。入院时间记录也造假,入院记录上记载的时间为2点25分,但在产程记录上记录的最早时间为2点10分;分娩之前值班医生并未就分娩方式征求过家属的意见,事发后为了推卸责任让家属补签相关手续。产科医嘱执行单、自费项目同意书上伪造杨富华的签名。贵州省人民医院称当晚曾通知新生儿科医生参与抢救,但病历中并无会诊记录及死亡讨论记录。根据《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二十二条“急会诊时会诊医生应当在会诊申请发出后10分钟到场,并在会诊结束后即刻完成会诊记录”,新生儿于3点30分死亡,病历在上午10点才查封,但病历中未见新生儿科医生的会诊记录和死亡讨论记录。临时医嘱中记载2点57分吸痰管2根,然而实际产房并没有准备吸痰管。病历对陈龙梅的孕期记录也是错误的。以上均说明贵州省人民医院对病历内容有伪造的行为,病历是鉴定的基础,只有病历真实的情况下,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才客观真实。贵州省人民医院对病历的关键要素作虚假记录,已没有进行医疗过错鉴定的基础,贵州省人民医院应当承担伪造病历的法律后果。

  陈龙梅、杨富华因此向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贵州省人民医院赔偿陈龙梅、杨富华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经济损失共计779214元。

  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病历作为对整个诊疗过程的记录,对保障患者合法权益、判断医疗损害责任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医疗机构制作病历应当坚守客观真实的原则。本案中,事发当晚当值医生于凌晨3时17分新生儿出生后才到达现场,而贵州省人民医院制作的病历却显示2时40分对陈龙梅进行查房,前后相差37分钟。贵州省人民医院随意编写病历,不仅侵害了患者及家属的合法权益,更是对整个医疗秩序的极大损害。故贵州省人民医院的行为构成“伪造病历”行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之规定,可直接推定贵州省人民医院有过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经法院核算,贵州省人民医院的侵权行为给陈龙梅、杨富华造成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经济损失共计725872元。

  综上,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贵州省人民医院赔偿陈龙梅、杨富华经济损失共计725872元。贵州省人民医院不服一审判决,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贵阳中院近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决。

中国消费者报贵阳  记者 刘文新

打印】 【  】 【关闭
 
 
Copyright © 2008 云南医疗纠纷律师网 联系电话:13759174148 联系人:张律师
技术支持:昆明天度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滇ICP备10001205号-1
网站声明:本网站为公益性法律网站,刊载内容以共享和研究为目的,与任何商业利益无关,若本站所载内容侵犯了您的
合法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经核实后将及时删除、处理。